文物鑒定
古玩鑒定Content 有啥好玩的主机游戏 > 古玩鑒定 >
讓古玩講述歷史 打破小圈子走向大眾
  古玩既是看得見、摸得著的歷史,又可以作為當下的投資財富。在7個新認定的2017年市級文化產業示范園區中,廣州古玩城可謂獨具特色。本期文化產業園系列報道,南都記者來到廣州古玩城,探究這個曾以小店鋪經營為主的行當為何需要產業園區化,又將如何付諸行動。
  拒絕高冷
  ●店鋪生意清冷,古玩收藏需要積累歷史文化乃至鑒定知識,在一般人看來“水太深”,“不好買”。
  ●古玩想要出手也很不容易,往往面臨“有價無市”的局面。
  轉型升級
  ●園區已由數家企業牽頭,與銀行、保險等體系進行對接,未來將在古玩城打造一個相對完善的產業金融市場。
  ●古玩城店家提供的核心能力將是專業知識。一方面將古玩鑒定、估值等做到專業化、標準化,另一方面成組織地舉辦古玩知識分享活動,進行市場和文化推廣。
  古玩摸得著的歷史,可生長的內涵
  華僑父子兩代傳承,將200多件珍貴瓷器從海外搜集回國,設立私人博物館“瓦趣軒”只展不售,在廣州藏友心目中與北方馬未都的“觀復館”齊名……剛來到廣州古玩城,記者就見到了資深瓷器收藏家黃金源、黃俊然父子。
  在交流中,80多歲高齡的黃老爺子反復念叨著一本他的著作《瓦趣軒品瓷》,以及研究成果論文《官哥論》等。在他看來,這些文字與他收藏的200多件古董一樣,是他從事古玩行業對文化傳承做出的貢獻。書本上的歷史往往成片成面,并且已經停留在時間長河的截斷面中。而在這些古玩從業者看來,每個古玩背后都是一個歷史的細節節點,它們是摸得著的歷史,并且隨著古玩的不斷傳承,這個節點順著時間而流動,得以不斷豐富它的文化內涵。
  求友堂店主陸江平說,每一個客人來到他的古玩店,無論是否要購買,只要對哪一件器物產生了興趣,他都會為客人講解器物背后的故事。
  地處荔灣區的廣州古玩城,之所以能聚集一群玩古董的人,與其本身的歷史傳承分不開。據了解,荔灣區的古玩集市早在改革開放初期就開始形成,“廣州西關古玩城”成為全國十大古玩市場之一,也是華南地區最大的古玩專業市場。
  2010年因荔枝灣路揭蓋復涌,西關古玩城遷址,隨后在荔枝灣畔文塔側旁落成了廣州古玩城,又一直延續到今天。40年的歷程為荔灣、西關培養了不少古玩愛好者和藏友,在廣州古玩城,大量店家也都是從老西關古玩城搬遷過來,許多店鋪都有10年以上的歷史。
  靜觀堂店主李廣杰告訴記者,許多古玩老板是在各行各業有所成就后轉行來做的,而一旦做了古玩很多時候就再也不想做其他行業了。“只要你有興趣,那么對于你來說工作就是在娛樂和學習,在做生意的同時還能感受到內心的不斷成長。”
  行業 熱錢退潮,市場落后
  由于不時聽到某天價藏品拍賣的新聞,以及某些人“撿漏”暴富或買錯破產的傳言,在一般老百姓的印象中,古玩是一個熱度很高乃至有些泡沫的行業。不過南都記者觀察發現,如今國內古玩市場的生存環境并不理想。
  2017年9月《成都商報》曾報道了成都“錦繡古玩城”因無法償還銀行貸款而被司法處置。在廣州古玩城記者也聽到類似的說法。有店主介紹,現在到店里的新客相當稀少,大多時候店鋪只是用來接待一些老藏友老客戶。
  黃俊然表示,古玩行業發展目前面臨幾大市場問題:一方面,由于古玩收藏需要積累相當的歷史文化乃至鑒定方面的專業知識,學習門檻較高,再加上古玩市場長期存在贗品問題,購買古玩被商家忽悠、上當受騙的案例層出不窮,因此整個古玩行業在一般人看來“水太深”,“不好買”。
  而另一方面,在購買之后個人收藏者的古玩想要出手也很不容易。據介紹,目前國內古玩交易的完善渠道基本就只有拍賣行,個人收藏者的日常交易還十分原始,鑒定、擔保、保險等服務基本不到位。一件藏品哪怕估價升值,也往往面臨“有價無市”的局面。
  不好買也不好賣,作為市場來說,古玩行業可以稱得上十分落后,過去在行業泡沫期還不明顯;而隨著熱潮退去、熱錢離開,由此產生的結果是,古玩市場越做越小,新用戶越來越少,行業越來越小眾。
  記者采訪發現,許多古玩店老板對于將古玩與投資掛鉤并無太大好感,尤其是對“撿漏”的概念深惡痛絕。“經常有人以為撿了漏來我這里鑒定,結果是假的,我就跟他們說現在已經不可能有撿漏的事。我覺得正確的思路應該是因為喜歡上、相中了所以買回家,就像買一件消費品,在把玩上幾年后不僅不會貶值,可能還會有一點升值,這樣就可以了。”陸江平說。
  不過,大多數店主都支持古玩不應該越做越小眾,應當成為大眾精神文化生活的一部分,吸引更多人一起玩。而就目前的市場環境來看,要想將古玩推廣給普通人,標價仍是最直接和最有沖擊力的方式。“一般人看一家店里的瓷器也許輕易分不出好壞,但是能一眼看到哪些標價高哪些標價低,然后就會詢問為什么值這個錢,繼而對瓷器的文化歷史、工藝知識等產生興趣。”
  因此,針對古玩行業目前反映出的一些問題,作為管理方的廣州古玩城總經理鄧輝和一部分店鋪老板在思考如何轉型時,還是決定以市場、產業化為手段。而這也是古玩城要從店鋪的簡單聚集地升級成為文化產業園區的主要原因。
  轉型 銀企對接,共建金融生態
  鄧輝認為,古玩行業刨去其歷史文化價值,僅從市場角度來說是一門文化投資生意,既然是投資生意,就需要完整的金融產業鏈提供支撐,因此打造金融產業鏈將成為古玩城升級文創產業園區的一大發展方向。
  “比如說,古玩有一個確定的估值,那么能不能作為銀行的金融抵押?在交易時,能否購買相應的保險服務規避風險?等等。”據了解,目前園區已由數家企業牽頭,與銀行、保險等體系進行對接,未來將在古玩城打造一個相對完善的產業金融市場。
  而在產業升級過程中,原來古玩城店家除了貨源客源,提供的核心能力將是專業知識。一方面將古玩鑒定、估值等做到專業化、標準化,另一方面成組織地舉辦古玩知識分享活動,進行市場和文化推廣。
  “過去古玩行業相當封閉,每一家店在談生意時都把門關起來,生怕客源流向別家。”在西關、古玩城從事了近30年古玩經營的陸江平說,這導致古玩行業一直處于原始的商業形態,林立的小店鋪各干各的,沒有形成產業生態。而如今隨著市場環境的變化,多數店鋪開始選擇敞開門做生意,共享資源,這為古玩城打造文創產業園區打下了基礎。
  據了解,古玩城商鋪曾經自發組織過一些商會,旨在制定行業規范,打擊擾亂行業的行為等,但是由于個體商家執行力不強,受法律?;ど?,因此沒有起到多大作用。而如今,不少商家按照園區建議注冊了企業,從而可以更有實力地推動產業升級。
  據介紹,廣州古玩城是由廣州市供銷合作總社與荔灣區荔源國有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合作開發的項目園區,建立之初就要求入駐商鋪不能賣假貨。但在過去的小商鋪時代,個體商戶往往出于不愿得罪同行的考慮謹言慎行,反而被搶走了不少生意。
  “現在的古玩行業市場混亂是一大痛點,所以我們希望把廣州古玩城打造成一個標桿,不僅是在業內的名聲,更重要的是在一般老百姓中形成口碑,去廣州古玩城不會買到假貨。”鄧輝說,他認為,要想實現文化傳承的效果,不能指望古玩商家無私地將藏品拿出來做博物館。讓更多老百姓通過市場參與進來,打破小圈子,讓古玩行業從小眾走向大眾,才能更實際地實現文化傳承。
  采寫:南都記者 徐勁聰
  攝影:南都記者 何玉帥
 
分享到:
文物鑒定
有啥好玩的主机游戏
 

有啥好玩的主机游戏 www.solkp.icu 掃描并關注

微信在線客服